非常上瘾 --- 日常生活美学的再延伸

动漫美学是唯一跨越种族、宗教、国家、性别、年龄的美学。充塞弥漫于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当代艺术反应这个时代的生活美学导向;展现避世、讽刺、幽默、想象的文人姿态,若中国古代文人画,寄情于山水,而当代艺术家则寄情于动漫的人物及异想的场域抒发自我对环境的意境。目前以如此的动漫美学抒发的文化创意产品延伸至动漫游戏的热潮,已经是下一个世代的普世语彙,代表轻松欢愉及另类价值的艺术社会学观。

这类美学的简化颇带有超现实及波普艺术的延伸,但是又深入民众的生活,跨越艺术与设计的界限,也提出了下个世代的生活美学观。

策展人:谢素贞

协同策展人:苏珀琪(中国台湾)、Chieko Kitade(日本)

展览地点:

银川当代美术馆1、2、5、6号展厅及可利用之公共空间

参展人员:

Han Seunghun (韩国)李东起LeeDongkee(韩国)金准植 Kim Junsik(韩国)李承九 Lee Seungkoo(韩国)Seong Tae Jin(韩国)奈良美智NARA Yoshitomo(日本)日野田崇HINODA Takashi(日本)木村太阳 KIMURA Taiyo(日本)NUKEME(日本)梅沢和木UMEZAWA Kazuki(日本)天野喜孝Yoshitaka Amano(日本)鹫尾友公 WASHIO TOMOYUKI(日本)铃木启久Hiraku Suzuki(日本)张晋熙(中国)裴梓烨(中国)刘春柳(中国)管赛梅(中国)虞华(中国)马丹(中国)孙瑾(中国)忻海洲(中国)吴争艳(中国)忻洛汀(中国)颜石林(中国)林建荣(中国台湾)黄赞伦(中国台湾)陈怡洁(中国台湾)林余庆&魏杏谕(中国台湾)颜妤庭(中国台湾)何采柔(中国台湾)王建扬(中国台湾)杜珮诗(中国台湾)Mr. OGAY(中国台湾)周珠旺(中国台湾)张腾远(中国台湾)卢之筠(中国台湾)曾雍甯(中国台湾)爱伦公主(中国台湾)林庆芳(中国台湾)颜宁志(中国台湾)

http://moca-yinchuan.com/#exhibition/current

-

非常上瘾 - 日常生活美学的再延伸

谢素贞

动漫美学是唯一跨越种族、宗教、国家、性别、年龄的美学。充塞弥漫于我 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我不想以作品的形式分类,因为自 1990 年代开始,参与动 漫形式创作的艺术家片地开花,人数众多且多采取各类形式媒材出现,多具有多 元化特征且以连续的进行式活动,难以确实分类。他们的作品都在某方面具有后 波普的基本精神和内容——对通俗题材的、商业泛滥、物质消费、媒体运作的社 会的绝对客观的描述,一方面同时具有后现代的特质:断裂的、小叙事、碎片的、 去中心、多元的,是积极的迎合时代,重视现实的态度。

当代艺术则对应这个时代的生活美学导向:展现避世、讽刺、幽默、想象的 文人姿态,若中国古代文人画,寄情于山水之中。其中部分当代艺术家则寄情于 动漫的人物及异想的场域抒发自我对环境的客观表述;代表轻松欢愉及另类价值 的艺术社会学观。这类美学的简化颇带有超现实及波普艺术的延伸,但是又深入 民众的生活,跨越艺术与设计的界限,也提出了下个世代的生活新美学观。

2004 年台北当代艺术馆首次举办动漫展“虚拟的爱”,成功地让对当代艺 术冷感的台北市民感受到当代艺术的美妙及放松。必须在烈日下排队 2 个小时方 可进入美术馆,所研发的文创纪念品在记者会时便销售一空,年轻学子更是拿着 睡袋,漏液排队希望可以拿到奈良美智的签名!更遑论由日本飞来的奈良美智的 粉丝及台湾各地慕名而来的观众,自此当代艺术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看不懂的玩 意儿。接下来 2005 年的“非常厉害”,让设计与动漫艺术跨界,也获得巨大了 的回响。从此当代艺术在台湾成为显学,在年轻学子中间流传--“如果你还没去 台北当代艺术馆,就 LOW 了!”再延至 2013 年底于上海当代艺术馆举办的草间 弥生个展“我的一个梦”吸引了 30 万民众的观赏,开启了普通观众对当代艺术 的启智想象门槛!为此银川当代美术馆邀请 40 多位中、台、日、韩动漫艺术家, 意欲以动漫美学撞击大西北民众的视觉感受,期待动漫的常民美学掀起大众对艺 术的好奇心。

目前动漫美学弥漫最深化的地区是泛亚地区,主要集中为中、台、日、韩、 印等地区,波普运动基本上仅仅在美国和英国发展,在其它欧洲和西方国家则并没有形成运动。这些运动与社会演进、资讯开放、艺术氛围、市场运作皆有不同 深浅关系;动漫艺术家对于这些通俗的、日常的、商业的、媒体主导的、支离破 碎主题的处理不约而同的显现出一些特质:

波普精神再转化 :1956 年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以一副 拼贴画《究竟是什么使今日家庭如此不同、如此吸引人呢?》(Just what is it that makes today's homes so different, so appealing?)使人们从传统 美学的眼界回到日常生活里。画里有药品杂志上剪下来的肌肉发达的半裸男人, 手里拿着像网球拍般巨大的棒棒糖;有性感的半裸女郎;室内墙上挂着裱好框的 通俗漫画《青春浪漫》;桌上放着一块“罗杰基斯特”牌火腿;还有电视机、录 音机等现代普片家电;窗户外是街道上的巨大电影广告的局部。还有罗伊·利希 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他们借用低俗来对 抗高雅,通俗的商业主题,日常生活中的细节转化为主流的艺术,演变成为市场 高价追捧的“艺术商品”。及至到近年来颇受争议特纳奖的得主的马丁·格雷格 (Matin Creed),艾未未于伦敦泰特美术馆展出的陶瓷葵瓜子装置,再到奥拉维 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将日光、彩虹、水流、迷雾等日常自然元素成 为他作品的重要表现,无论是波普或是后波普当中,日常生活元素已经是艺术家 历久不衰的创作元素,而如何以最不起眼的生活元素创作出耐人寻味的艺术共 享,一直是艺术家最具挑战的课题。动漫艺术家延续波普精神的创作颇为普遍, 尤其是年轻艺术家采取日常事物的微缩如连环画、怀旧动漫角色、著名汉堡包、 全球饮料瓶、罐头盒等,或者以绘画形式表现,或者直接采用这些商品和日常用 品做为艺术主题。捕捉支离破碎感的瞬间,融入这个数码、信息时代的疏离感, 并且采用了几乎可以说是绝对客观的方式,以“感官美学”冷漠地反映了这个物 质社会的刻板、冷漠、非人情化的现实状况。有些作品则具有很高的游戏色彩, 表现的是戏谑玩笑的心态,而没有什么过多矫揉造作的动机。

这些动漫艺术家对于他们使用的表现对象,没有大称赞、没有强表扬,也没 有贬低和反对,仅仅是不热情地表达。在人物上强调小自我的表现,小情绪的表 达,抛弃所有传统画派的“自我’,把每天充斥于我们感官的商业内容、讯息的 支离破碎印象、臆想的空间以拼合的方式再呈现给大众。虽然作品呈现客观和不 参与艺术家的感情活动,其实它本身也是当时社会的一个反映。内容展示有改革 开放以来的通俗漫画,奢侈传媒和垄断的支离破碎的国际讯息,消费主义心态、 采用艳俗手法等等。这些艺术家都对于自己的作品具个人娱乐化、讲究制作精细 的工艺支持,不是绝对的客观主义,相对的还没去中心化,去权威化,及相对理 性,是相对的客观主义,与欧美的后普普有重叠与交叉。

它的纵情声色、感性和反美学、玩笑化在中国动漫艺术中繁衍开来,枝桠变 种的开出奇花异果,具有这时代的清晰痕迹,同中有异。

而这些速食文化的累积消化为艺术,反映在艺术的现象需要时间及距离才能 逐渐梳理为艺术的轮廓,无论是其中会有误读的美妙、泛滥的概念、移情的征兆, 种种都成为艺术史谬论的争议,未必不是养分。

资讯消费的设计:詹姆逊认为,随着资本主义进入晚期资本主义阶段,它的 文化发展也相应地进入资本的扩张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资本征服了一切领 域,宣告了一个新的文化时代的到来。后现代主义则标志着资本主义发展到一个 更高更纯粹的阶段。“在后现代主义中,由于广告、形象文化、无意识以及美学 领域完全渗透了资本和资本逻辑,商品化的形式在文化、艺术、无意识等等领域 无所不在,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我们处在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他认为,资本和商 品原则的全方位渗透使强调批判、怀疑、超越、保持距离的现代主义逐渐失去了 其存在的现实基础, “文化已经完全大众化了。”

艺术与设计的边界在这个世纪确实已经模糊,彼此借用、转移、萃取,也同 时被资讯概念化了,极少的丑陋及粗糙存在于设计的领域之中,也是设计界不断 挪用潮流趋势,在每一季摆脱过去,否定过去,企图用时髦的概念促进消费,缔 造人类文明的文明智慧精华,在世界各地的设计博物馆中可以看到各个时期引领 风潮的代表作品。这种强调以原创为中心价值的现代艺术与设计理念,从现代主 义开始,延至到观念艺术、后现代主义、甚至是后后现代主义,无一不与社会学 发生关系。国家资本主义、帝国主义、晚期资本主义,是尚无商品化、技术高度 发达的信息社会。随着艺术自身形态与疆域的转变,观念先锋们开始打破时尚与 艺术的界限。奢侈品牌也逐渐意识到艺术能为商业带来的巨大影响力和推动力, 于是,二者开始频频跨界合作,从各大设计名牌纷纷与艺术家合作,寻找双赢的 消费市场,如:众所周知的 LV 集团先后与日本艺术家村上隆、草间弥生、中国 艺术家丁乙等合作;ETRO 与日本摄影师蜷川实花(Mika Ninagawa);蔡国强与 日本设计师三宅一生合作“爆炸时装”。

西方品牌独特的文化品味和审美体系,已经习惯与当代艺术联姻为广告媒体 带来新生的视觉变革。表现形式多样,呈现的内涵也越来越具深度和扩展性。

在资讯社会中,个人对时间和空间的感受产生了新的变化,历史的深度消失 了。多民族、无中心、反权威、叙述化、零散化、无深度等概念是这个社会的主 要文化特征,“后现代主义”是对这些特征的概括。同时图片化的快速替代、手 机的革命时代来临,文字来不及记载更新沉淀,古今混合的世道盛行,怀旧情绪 更甚于其他世代,“寻找记忆中美好的岁月”是当今怀旧浪潮的始端。当生活富 裕时,人们开始拒绝严肃,嘲弄戏谑当道是时代认证的艺术,资讯改变人们审美 的品味及方式,无暇再去观赏高雅文化,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隔阂消失,文化不 是逃避生活方式,相反的,设计进入生。同文化一样,生活成为消费品,资讯颠 覆了生活。设计+消费=生活,后现代是个“文化消费”的时代,此“文化“便是 大众文化。波普艺术非常注意的通俗文化主题是新闻媒体。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 结束以来,新闻媒体已经日益成为我们生活中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电视、报 纸、杂志铺天盖地,几乎无法逃避它们日夜轰炸性的攻击,量的攻击是新闻媒体 对于我们生活的最大影响,巨大的讯息量其实是人们无法消化的,但是庞大的新 闻媒体集团却通过电视机、报纸、杂志等等形式不断的把所谓的新闻和讯息无孔 不入地、强迫性地塞给大众,而这种强迫性又是在各种通过精心设计的,以商业 广告包装的方式进行的,因此大众是在无特别防范的状态下被媒体俘虏的,生活 的品质也因而发生了改变,人际关系也因此发生改变。我们接受到的由新闻媒体 传递的信息却又是破碎不堪的,电视频道繁多,内容繁杂,做为一个接受者,我 们的思路完全没有一个完整的体系,受到各种不同媒体传播的各种完全没有关系 的内容的被动性影响,因此支离破碎性的印象是现代人生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 征,动漫艺术采用的表现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是表现这种支离破碎的媒体印象。

现实的文化虚拟:安迪沃荷借由 32 副手绘汤厨罐头扬名,被评论为当代艺 术最重要的贡献。当罐头从货架移到画廊墙壁展示时,“对广告的看法就此改观”这些日常的汤罐是艺术商品化的滥觞。他中年从事模特儿职业,他开播个人电视 脱口秀节目,他拍电影、经纪乐团,他开启了“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的 艺术商业价值体系的先锋。继而到现代的英国有达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 开时尚餐厅,作品与英国登陆太空的登陆小艇合作,他的名言为:“成为名牌是 生命中重要的事,我们所存在的世界就是这么回事”。日本知名艺术家村上隆丝 毫不讳言艺术是一种赚钱的手段,为了实现他理想中的“艺术创业”,他认为艺 术不但要投入金钱,也要拥有国际视野及宣传战略。如果不能建立以世界主流艺 术为目标的战略,不明白艺术行业的运作逻辑,艺术家就无法生存。这些不断被 传颂的艺术家创业概念,颠覆了传统大众对艺术家的生存观,倡导艺术与商业的 相互依赖及平行不悖。

资讯时代的流行文化培养出审美趣味接近的新一代的艺术家,有着相似的成 长背景。卡通、漫画、动画的形式对他们再熟悉不过了,这些元素充斥在生活的 每个角落里,信手拈来,再赋予众多复合媒材的使用,已经创造出不同于之前大 众耳熟能详的千百姿态,而且结合了现代社会高效能的产出,乐意与多种媒介合 作,不排斥商业的运作。毕竟这个时代,精明积极的画商聚等在各大美院毕业展 的展览中,期待下一个艺术商品的产生。铺天盖地的网媒罗列着精美的图片加上 雷人的标题,再也没有梵谷这类郁郁不得志的天才艺术家逃离艺术运作的市场系 统。动漫艺术家对媒体并不排除,甚至了解适当的市场经济及艺术投资是艺术发 展的原动力,没有人否认“欲望”支撑着人类文明的迈进。展览、出版、广告、 文章、画廊、拍卖会、博览会、艺术基金、与奢侈品合作、文创品批量生产甚至 是慈善拍卖会都是运作推广的一部分,没有艺术家将合理的行销推拒于门外。动 漫艺术家比传统艺术家更乐于多方面的尝试,进入大众的眼帘。从美术馆、博物 馆、精品店连琅满目的手机壳、文具百物、手袋到旅游园区的标导,各大运动会 的吉祥物,无不是以动漫构图作为跨国际沟通艺术的桥梁。这批动漫艺术家不排 斥写实性、唯美性、叙述性,市场性,以绘画、摄影、影像、雕塑、装置及新媒 体互动影像等,引导观众进入真假交迭动漫式的创作场域里,艺术家游移现实与 梦想之间,欲望填塞,没有边界,唯有名利唤起现实。

观念通过动漫艺术的进一步表达,明确当代艺术与现代生活的关系以及现代 生活中的位置,通过各种展览的形式,情节功能,审美功能,传播媒介都已经有 了变异的转化,使得受众能有不同的触及而有新的思考及碰撞,也使得观众较能 清晰地了解及观看艺术的发生,并更能以一种主动及开放的态度参与介入到生活 紧密相关的当代艺术之中。这是传统视觉艺术所无法超越的部分,也是这世代艺 术中与观众互动最频繁的时代。对历经无数可操作的美学及材料试验之后,当代 艺术在人与物,形式及内涵面临已经不同的认知与交融。这些动漫艺术势必成为 这世纪的美学趋势,或如同印象派的被拒于美术馆展览之外,又或许是艺术市场 史替代传统美术史的撰写,艺术市场为王道论述;亚洲新兴市场的兴起,为已经 沉珂的西方美术史注入新的观点及力量,随着岁月流转,动漫艺术的创新与演化 显然不具烟花的角色,而成为艺术语境中最具探索及讨论的类喻。